小孤山

不写不写不写,想不出想不出想不出

残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深灰色眉刷降在眉头,缓缓描摹接至眉梢,尾锋出鞘,穿透太阳穴刺入鬓发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天必走的程式。
          若将眉毛比做雨林,那我的这片雨林中就有一块贫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左眉前段靠近眉梢处生硬少了截遮掩,阳光下明亮灼目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并非生来如此,所以总是惧惮,毫无接纳的勇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是我十六岁的一个夏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疯狂迷恋上前桌的女孩儿,或者说她的内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果绿色的,透过单薄的白衣映入我眼中。起初只是偶然,可时间愈长它愈放肆,那颜色几乎要撕开我的眼角,钻入我的血液直流进骨髓里去。心灵上痛苦,精神却欢愉。感觉妙不可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整个夏天我都在果绿色的深幕中沉迷,漂浮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在秋季陷入了种种幻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我总是善于把幻想变成现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儿成了女友,唯一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终日腻在一起,不同于普通女伴 ,活动中还包括爱抚与亲吻。当我将鼻尖深埋进她胸前的沟壑,轻蹭曾经让我魂不守舍的果绿色衣料时,突然发现她不止这一点让我着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决定带她向父母坦白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心翼翼攥着她的手,耷拉着眼皮盯着鞋尖站在父母面前,一字一顿地道明我们之间的关系时,空气就被唾液牢牢黏住,直至迎面飞来的钝器划过浓眉,擦燃火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血珠垂至落下被睫毛兜住,眼前一片红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女友拽走,恍然间只看见了父亲还未来得及放下的手臂滞在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伤口并不严重,没有想象中的白骨森森,但却恰到好处的让眉间总有一块寸草不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友也又变成女孩儿,数不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留下的只有每日必走的程式——深灰色眉刷降在眉头,缓缓描摹接至眉梢,眉锋出鞘穿透太阳穴直刺入鬓发。

评论

热度(2)